中新网北京3月4日电 (记者
朱晓颖)全国人大[微博]代表、南京大学[微博]校长陈骏4日在谈及中国高考[微博]制度改革时认为,改革最关键在于高校应有更多择录权。

图片 13日,张志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其他代表也有不同意见。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就提出,望能建立“多投多录,高校、考生双向选择”的录取模式。

“这次高考[微博]改革,我认为是继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最具有革命意义的一次改革。”3日,全国人大[微博]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对高考改革的说法,核心在于招生制度改革,这次改革能够赋予高校和学生更多的自主权。

“只有把自主权交给高校,才有可能保证改革的成功。”在陈骏看来,“操刀”改革最关键的是高校要有更多录取主动权。

高考改革核心在于打破“一考定终身”

高考被成为中国“第一大考”。本轮高考改革,被认为是继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最具革命意义的一次,提出“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等机制,旨在打破被诟病多年的“一考定终身”。

在今年2月20日召开的全省教育工作会上,省教育厅提到根据国家高考改革的总体方案和具体要求,结合山东实际,2014年出台山东省高考改革方案,充分发挥高考招生改革对素质教育的积极引导作用。“

陈骏认为,本次改革方案借鉴了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招生制度、录取经验,但前提是,美国高校录取自主权很大,考核中很多指标很难量化,不能量化如何评判成绩高低?只有把自主权交给高校、高校以实际情况择录的办法。

这一方案尚未出台,所以不便评价。”张志勇表示,不过,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对高考改革的要求中能做出一个基本判断,那就是探索实行“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普通高校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等。

在公平录取问题上,陈骏认为,高校作为录取的主体,政府、社会要给予监督,怎样形成三者关系,这很重要。

“在我看来,这次高考改革是继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最具有革命意义的一次改革。”张志勇说,这次改革的核心在于招生制度的改革,能够真正突破“一考定终身”。

全国人大代表、东南大学[微博]校长易红认为,是否能打破高考“一考定终身”,关键在于是否能达到制度设计的初衷:有利于受教育者的成长、选拔人才、促进公平。

建议高中学考上升为国家考试

易红表示,取消高考是不可想像的,高考改革应是渐进式的,且考虑到差异化问题,应允许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做法。(完)

张志勇认为,对于这次高考改革,很多人关注的是考试科目的改革,其实是整个招生制度的大变革。按照山东省教育厅2014年工作要点,夏季高考科目将进行优化,同时还要制定多元录取的模式。张志勇表示,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将成为高考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重要参考,“要保证学考的公平公正,必须将学考上升为国家考试。”

张志勇分析,目前,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由各省单独组织,以山东省为例,在一共14个考试科目中,考试成绩也有多种表达形式,有的用ABCD这样的等级,有的用合格来表达,在考试的组织实施过程中,通常也不如高考那样严格。如果把学考成绩当做高考录取重要的参考标准,那就需要完善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制度,将其上升为国家考试,真正做到公平、公正、客观、可用。

双向选择激发高校改革活力

目前,高校在招生时并没有太多的自主权,基本上是省级招生考试部门按照最低录取线不断地向学校输送学生,这一做法,张志勇形象地描述为“单向批发学生”,这样很容易出现教育畸形问题,比如“我上某所高校,不是因为我对某所高校的某个专业感兴趣,而是因为我的分数够了”。

张志勇希望,经过这次改革之后,能够建立“多投多录,双向选择”的录取模式:一个学生可以向多所学校投送自己的入学申请,也可以拿到多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但他可以自主选择最喜欢的学校和专业。

张志勇表示,这样的做法将会带来两个好处:一是对孩子兴趣的培养有了制度的保障,确保学生选择的专业、学校和自己兴趣相匹配;二是激发高校改革活力,促进办学质量的竞争,高校办学特色和品牌意识会大幅度提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