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12月14日电
据英国《华商报》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自伦敦两间超级卡西诺开业以来,每天吸引数千热衷赌博的赌客,其中华人妇女日益增多。

中新网4月19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英国版报道,伦敦唐人街坐落在市中心威斯敏斯特地区的SOHO区,每天都迎来不计其数的国际观光客,曾被英国路透社评选为世界上中国传统味道最足的唐人街之一。然而,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赌场(Casino)和投注站在此开设,唐人街的传统氛围被不断冲击,华工沉迷赌博、赌徒扰乱华埠治安的情况也在逐渐恶化。如今的伦敦唐人街,被越来越多的人称为伦敦“拉斯维加斯”。

2007年当时执政的工党修改赌博条例,允许英国兴建大型赌场,伦敦两大超级卡西诺应运而生。位于东伦敦Stratford的Aspers于一年前开业,占地6万4千平方英尺。这家英国最大的赌场,24小时营业,每天吸引数千赌客,周六高峰时可达7千人。

中国城歇业商铺被赌场填满

而紧邻伦敦唐人街的Hippodrome卡西诺,虽然在赌场的面积上略有逊色,但它位于伦敦市中心,平均每日赌客多达6千人。

近年来,随着英国经济下滑,伦敦唐人街不少商家无奈歇业,但很多博彩公司却纷纷在唐人街主街道安营扎寨,开设投注站。例如,来博(Ladbrokes)、威廉山(William
Hill)和柯老(Coral)等英国博彩巨头,都开有分店,甚至有的在200米距离内连开两家。而唐人街边上的莱斯特广场,几家大型赌博俱乐部(Casino)比邻而设,成了伦敦唐人街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家超级赌场都表示,赌客比预计的要多一倍,而且增加了很多女性客人。据他们统计,Hippodrome赌场有三成客人是妇女,而Aspers赌场则有40%的女客。

记者实地走访了一次,粗略估算,伦敦华埠步行5分钟内,至少有6家赌场,9家投注站和7家赌博游戏机点。据报道,整个SOHO区内则有超过50家赌博场所,几乎占整个伦敦的一半。

记者近日实地调查发现,女性赌客人数之多的确超过一般的想象。传统上来说,一般的街边赌马店很少有见妇女。即便有个别,但是很少长时间停留。女性赌徒一般较为喜欢去卡西诺。据英国卡西诺的多年统计分析,女性赌客通常占人数的一至二成。

与其他国家相比,英国对赌博有着极其宽松的法律。特别是英国政府在2005年出台、2007年正式实施的赌博法中,更加放宽对赌博产业的管制,并且把开设赌场的营业执照收归中央政府所有,这导致唐人街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赌场。

记者在唐人街旁边的Hippodrome卡西诺采访了一位华人妇女。她是唐人街中餐馆的一个领班,她告诉记者:“我晚上11点半下班都会进来坐上一、二个小时。餐馆干活挺累的,就喜欢卡西诺的环境,放松放松。”她还告诉记者,她每晚都去,一个晚上只准备30镑,到了1点钟无论输赢都走人。

近两三年来,看好商机的博彩公司把唐人街空闲的店铺纷纷收入囊中,增长速度比以前更快,数量比以前多了两倍。2012年4月,伦敦投注站的营业时间延长至午夜12时,这给在唐人街附近工作的华人提供了更加方便的赌博时间。

针对两大超级卡西诺吸引了如此高比例的女性参予,一些社会慈善组织呼吁多宣传戒赌的意义。母亲往往与子女联系较多,女性通常也比较脆弱,一旦沉沦赌博不可自拔,后果往往更糟。

伦敦华人社区中心主席丘玉云回忆,早期的唐人街,大部分商家都是传统餐厅、超市、理发店等。

近年唐人街附近增设十几家赌场、赌马店,反对者至今仍然积极活动,要求政府收紧政策。一位关注华社福祉的老华侨向记者指出:Hippodrome赌场的老板曾在英国经营Bingo几十年,赚了成千上万的“黑心钱”;这个新的卡西诺光装修费就花了4千万英镑,可以想想他们要赚回去多少,是4千万的至少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些钱就包括华人在内的血汗钱。

“那时候工人们偶尔也去赌,但都是在一些私人场所玩,没有现在严重。可是现在的唐人街,随便一抬头都能看到一家赌场。他们就像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增长的太快了。由于审批赌场执照的权力在中央政府,使得当地政府无法及时有效的控制赌博现象的恶化。”

华人资料及咨询中心主席杨庆权对记者说,很多赌场都是大公司经营的,所以在一些餐厅经营不善倒闭的时候,他们有经济实力来经营赌场。“而且,英国法律对于由经营餐厅的店铺转为经营赌场的要求很松,申请营业执照也容易,所以那些原来的餐厅就很多都成了赌场。”

另外,杨庆权介绍,这些赌博的投注站经营成本低,只要有机器、有场地、几名看台和收银的工作人员就可以运营,是低投入高收入的行业。

华工一周血汗钱转眼即输尽

外观雄伟恢宏、内部装修考究、服务优质高档、整夜灯火通明。这是记者走进莱斯特广场一家Casino前的感受。

但进入里面,却发现很安静,绝无美国拉斯维加斯那种四处洋溢的热闹气氛。放眼望去,一张张主桌前每个在“战斗”的人都全神贯注,一旁观战的客人也都自觉的不发出声响。赌桌边,除了中国人之外,中东人也不少。

赌场内的赌博项目包括轮盘(Roulette)、百家乐(Baccarat)、21点(Blackjack)和扑克(Poker)等。除了赌桌、赌博机和换筹码的工作台,Casino内还有一片休息区,摆放着大屏幕电视机,专门用来给客人吃东西和休息,吸引了不少人气。来赌博的客人可以享用免费的酒水,而不赌的人可以在里边参观和休息。

Casino内所有的赌资都由小小的筹码来代替,在玩的过程中,赌客不会直接看到自己现金流动,但几盘下来,才会发现口袋里一大笔钱全不见了。

正在一旁观战的香港移民[微博]王先生对记者说,英国的Casino向来是中国人最喜欢去的地方,不管有钱没钱,都喜欢来赌一把。有人只是忙碌工作之余的娱乐项目,因为这里的环境很好;而有的人则是赌上瘾,从此掉进这个无底洞。

“虽然不能说中国人是这里的消费主力,但有的华人,在这里输的钱绝对能够在英国买几套房子了,一点都不夸张!”

一位在伦敦唐人街工作的蔡先生表示,由于唐人街周围的Casino都是24小时营业的场所,一些晚上工作到太晚没车回家的华工,就会去Casino休息,呆通宵。“那里很方便,环境也不错,还不用花钱,不过通常他们都会玩几把,碰到自控能力差的,就很容易上瘾。”

除了Casino,唐人街上四处分布的投注站也是赌徒们常去的场所之一。记者走进唐人街拐角的一家投注站时,正值下午三四时,是唐人街上中餐馆的休息时间。投注站内4台赌博机上除了一个黑人外,都是华人面孔。

一名男子在短短的几十秒就把刚刚投入的20英镑输光了,还向旁边机器上的女子抱怨着:“太不爽了!”

记者询问下,这名女子向记者透露,他们是在一家餐厅的厨房帮工,正在休息时间,无聊就进来玩一把,等下还要回去上工到很晚。

据了解,这些场所一般都是晚上12时关门,早上七八时开门。记者发现,几个投注站所投注的内容基本相同,包括足球、赛马、赛狗等,但每家的投注额有所区别。投注站内四周挂满大屏幕电视,实况转播要投注的赛事,赌客可随时追踪英国各大赛场的进程。除此之外,店内赌博机也颇受华人青睐。

杨庆权太平绅士表示,因为赌博机操作时间短,很多工作沉重,压力大的厨房工人,或者中国超市的送货员都会被吸引。“中餐厅厨房工作繁重,他们出来抽根烟的功夫,几十秒就能玩一次,赢钱快输钱也快。另外,这些投注站都开在唐人街的中心地带,给华人提供了很方便的赌博条件,在中间休息或晚上下班时间都能顺手玩一盘。”

丘玉云也表示,去投注站赌博的群体大部分收入相对较低,而且工作时间很紧张。这些人往往会觉得小赌一把能得到放松和刺激,但其实往往会因为输钱而更加沮丧。而且,并不多的休息时间也因为赌博浪费掉了。

另外,他还指出,在中餐馆打工的华人英文都不太好,难以融入英国社会。而午休时间有限,又不能离开中国城,他们常常感觉无事可做,无处可去。这也成为了他们选择走进赌场的一个重要因素。

华社担忧 赌场泛滥有损唐人街形象

对于赌场日益增多,赌博问题逐渐严重,不少华人社团都担心,问题继续恶化会严重影响伦敦唐人街的形象。

杨庆权表示:“唐人街是旅游景区,代表着中国人的形象。游客来这里是要看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品尝传统的中国美食的。如果赌场继续增多,来中国城游客会觉得中国人都是赌徒。”

丘玉云认为,赌场的增加会给唐人街带来治安问题。“出入这些场所的人员构成很乱,特别是晚上的时候,会有人喝酒闹事,影响附近的其他商家营业。”

另外,赌场泛滥的环境造成了越来越多的华人赌博成风,从而导致财务、欠款、就业、家庭暴力以及心情抑郁等问题,不少家业败落、妻离子散的悲剧也曾上演。

“一次一个读中学的小女孩来向我们咨询,她说她爸爸赌博,每天都要进赌场三四次,每次都输几十镑,一个月下来工资几乎全部被输光了。而她新学期快开学还没有凑齐学费,让我们帮帮她,没钱她就要失学了”,杨庆权回忆道,“听到这些,我们真的很心痛,但是这些赌徒都是自己不愿意面对问题,来咨询的往往都是他们的家人和朋友。”

据了解,不少在家带孩子的妈妈和打工女性也会赌博上瘾。“之前一个华人女子,因为去赌博,把自己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锁在家中,幸亏邻居发现报了警,没有造成悲剧,但最终那名女子被警察收监。”杨庆权说。

对于唐人街变成赌城的景象,丘玉云表示,华人社团也只能尽量向政府相关机构反应,希望英国中央政府能够尽快把管制赌场的权利交还到地方政府的手中,抑制唐人街的赌场继续增加。“我之前给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写信,也收到他的回复,说他会关注赌博的问题。”她说。(季鸥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