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图片 2曹师智是小雨所在班级家委会负责人,是接送小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每天我开到路口,都是这位爷爷说往右边走一点,宽敞的很。我还以为他是本段路口的执勤人员,原来如此!”成都泡桐树小学学生家长刘女士在朋友圈发出感叹。

没有父母的陪伴,“13个爸爸妈妈”拉着9岁小雨的手,在一公里的上学路上往返数月,没有间断。

“在认识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老师?是后勤?物业?保安?结果都不是……他是让我发自内心地感动与敬佩的一位老人,是我身边最近的一位伟人。”泡桐树小学体育老师在朋友圈写下这段话。

今年6月,小雨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而小雨的父母又早年离异,小雨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但奶奶患有腿疾,接送小雨上下学成为眼下最实际的难题。

“无私守候是您,风雨无阻是您,感动大家是您,泡桐亲人~‘小武爷爷’。感恩相伴,感恩有您。”

在家长们眼里,小雨一直是他们关心爱护的对象。小雨父亲去世时,家长们曾想捐款帮助,但在了解到孩子迫切的接送问题时,他们自发组织接送小雨。对于未来接送孩子的时间问题,学校家委会负责人曹师智表示,“一开始做这件事就打算长期坚持,一直接送到小雨长大,不再需要为止。”

近日,“小武爷爷”的事迹在泡桐树小学老师、家长的朋友圈刷屏。

父亲突然去世

小武爷爷是谁?

周六下午3点,曹师智驱车前往小雨的家。

他只是成都泡桐树小学一位名叫小武的同学的爷爷。如今小武已经转学,而小武爷爷却坚持了四年到泡桐树小学门口“执勤”。

就在前一天晚上,曹师智接到小雨奶奶的求助电话。原来,学校要求每个同学上交一张7英寸生活照,本来周五是最后期限,但没有照片的小雨却交不出。周五晚上,小雨央求奶奶陪她去拍一张,急得哭了出来。腿脚不便的奶奶连楼都下不去,只好向曹师智求助。

每天十五分钟,四年如一日

类似这样接送小雨,曹师智等家长们已经习以为常。自从今年6月小雨父亲去世后,小雨就成了全班家长的孩子。

“让孩子们上学路安全”

回忆起那天的情形,小雨的班主任田老师说,今年6月1日上午,小雨迟迟未到学校上学,随后他接到小雨父亲信息,说小雨奶奶生病住院,要晚点送小雨来上学。当天,虽然迟了些,小雨父亲还是将小雨送到了学校。

图片 3

小雨父亲一人拉扯孩子,还要照顾老人,田老师知道这一情况,觉得孩子晚一点上学也是情理之中。谁知,小雨父亲当天上午回家后就出现了意外,随后在送医途中去世。田老师说:“孩子的姑姑表示想要让小雨转学,但奶奶怕耽误小雨上学,还是希望孩子能留下来。”

在成都泡桐树小学校门不远处,有一位大爷,在每个清晨,穿着小马甲为到学校的车辆开车门、在路口疏导交通,而他仅仅是一位已经转学的小武同学的爷爷,大家都叫他“小武爷爷”。

家长们也迅速了解到小雨的情况。如何能帮助孩子,家长们开始讨论起来。有的说捐款,有的说慰问。家委会负责人曹师智表示既要帮忙,又要考虑孩子的感受。所以,必须要了解她家的具体困难再出手援助。

小武爷爷今年65岁,早上八点以前,只要学校不放假,他都会风雨无阻地赶往学校,穿上亮眼的小马甲,站在学校门口,开始当天为期十五分钟左右的“工作”——给送孩子来上学的父母开一下车门,在路口维持一下交通秩序。

13位家长的接送任务

这样一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工作”,他坚持了四年,不为别的,“让孩子们上学路安全。”

小雨还不记事时,父母离异,此后小雨就与父亲、奶奶一起生活。作为家委会负责人,曹师智经常组织家委会一些活动。在他的印象中,小雨父亲一人拉扯孩子不易,最后一次见面是今年5月,小雨父亲说,他想把工作辞掉,回通州工作,这样就方便照顾一老一小。

原本是送孙子上学

小雨家住通州晟世嘉园,到学校只需过一个路口,全程也就1公里。但在小雨奶奶眼里,这段距离不可逾越。由于腿疾,即使平常买菜,都需要热心邻居帮忙。小雨父亲去世后,曹师智、聂良两位家委会成员先后到小雨家看望,了解到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接送孩子。

“虽然孙子转学了,但成了习惯”

家长们合计轮流接送小雨。家长们商量后决定,成立一个互助群,在班内统计有条件可以接送小雨的家长。

2014年9月,武大爷的孙子小武来到泡桐树小学上学,退休的武大爷负责接送孙子。武大爷回忆说,当时把孙子送进学校后,因为自己也不上班,就在校门口逛了逛。他发现很多家长先停车在校门口,然后开车门把小孩送下车,再开车出发。一辆接一辆的车陆续停在校门口,路就堵了。

尽管表达出意愿的家长很多,但家长们考虑,接送小雨是一个长期工程,既需要真诚的意愿,也需要合适的条件。除此之外,还需要制定详尽的排班表,提前排好接送顺序,并保证有突发情况能及时找人接替。

图片 4

最后,全班几十位家长中有13人具备条件。曹师智每周日都要制定下一周的排班表,并在互助群内公示。谁有特殊情况,也需要提前和曹师智打招呼,以便安排人接替。令人感动的是,十几位家长中,不管刮风下雨,都能坚持接送小雨。“有的家长家里孩子不止一个,但是还能坚持接送,真不容易。”曹师智感慨道。

于是他第一次主动帮忙“开车门”。

与孩子的交流

“当时对这些家长来说我就是一个陌生人,我顺手开下车门,孩子下了车进了校门,他们也反应过来这个大爷是为了帮下忙。”

“曹叔叔好!”一进小雨家门,小雨已经穿戴整齐,与奶奶在客厅等候。曹师智带小雨下楼,到了楼门口,小雨主动去开单元门,等曹师智通过后再把门带上。到了车前,小雨自己打开车门,上车后又自己关上。小雨力道不够,车门没有关紧,曹师智提醒小雨后,小雨再次把门关上。

久而久之,武大爷每天把小武送进学校后,都会不自觉地承担起“开车门”的工作。现在,家长们都知道这位好心的“小武爷爷”。

在曹师智眼中,小雨主动为其开单元门和自己开车门的行为,都是半年来心态逐步开朗的迹象。曹师智还记得第一次送小雨回家的情景,因为对环境不熟悉,曹师智开车在小区里转了半天,但坐在后座上的小雨,因为不爱说话,也没能及时提醒他。到了车门前,小雨就站在那,不知道自己去主动开门。

“家长们到现在会和我说一声‘谢谢’,他们都知道我好心帮忙,也都很感激。”

“一开始接她时,孩子可能还沉浸在丧父之痛里,显得有些孤僻,不爱说话,问她也是简单回答。”从那以后,曹师智经常注意和小雨多聊天。

2017年,小武因为父母工作原因转学。但原本该“消失”的小武爷爷的身影,照旧出现在了泡桐树小学门口。

开车路上,曹师智问小雨最近学习怎么样?小雨回答,刚刚过去期中检测,数学成绩不太理想。曹师智随后鼓励小雨不要灰心。一路上,俩人有说有笑。谈到上次去科技馆的经历,小雨高兴地回答:“开心!下次还想去。”

“虽然孙子不在这了,但为了学校小娃娃的安全,利人利己……为了他们的安全,已经成了这个习惯。”武大爷告诉记者。

“送到孩子长大”

向交警学习疏导交通

每天接送小雨看似是一件简单工作,但其中却蕴含着情感交流的内涵。在前期的接触中,家长们就商量,在接送过程中要注意与孩子的交流,帮助小雨走出阴影。

带动家长成立志愿者队伍

“大家一开始接触都很小心,担心孩子刚刚遭受打击,会排斥陌生人接触。”接送路程虽短,但毕竟不能只开车不说话。曹师智在接送时,特别注意询问孩子的近况,并提示小雨要学会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这样自己也能收获快乐。起初,小雨显得孤僻,不会主动打招呼,而现在的小雨,则会主动和曹师智问好。

图片 5

曹师智回忆,第七次接小雨时,一向腼腆的小雨竟然主动为他开了防盗门,他开心地连声“谢谢”。在电梯里,他问:“小雨,刚才你帮助我开门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很快乐?”小雨点了点头。曹师智继续说:“小雨,这就对了,你帮助别人的时候能够收获快乐,我们也一样,人和人之间就是要相互帮助的。”

早上学校附近路口人流量大、车子也多,引起了一些交通问题。

听完,小雨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一笑,曹师智回忆当时自己差点掉眼泪。

现在,小武爷爷的工作也从开车门扩展到了疏导交通。

小雨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一些其他班级的家长也主动找来,想要加入接送小雨的队伍。但家长们考虑到接送队伍的稳定性,谢绝了这些好心的家长。

“交警们也很支持我这个行为,我跟着他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动作,帮忙在看到红灯亮了的时候拦住闯红灯的人,绿灯亮的时候让大家尽快走过去等等。”小武爷爷对记者说道。

“接送是一个长期工程,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最重要的还是考虑孩子的感受,既要帮到她,又不能让她觉得不适应”。曹师智表示,一开始与家长聂良商量时,他们就做好了打算,即使其他家长不具备条件,只剩他们俩也会坚持接送。“一直接送到孩子长大。”

小武爷爷的举动也引起了学校的重视。泡桐树小学校级家委会牵头组织,让各班家长轮流值班,每天组织十来位家长,穿着作为统一标识的小马甲,一起维护秩序安全。

原标题:女童失亲 “13个爸爸妈妈”轮流接送

学校的范老师告诉记者:“真的很暖,一千多个日子如一日在校门口义务‘上岗’,武大爷的行动诠释了一个公民所应该具有的爱心和担当,是我校千万个志愿者家长的缩影,也是我们全体师生敬仰的楷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