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1月25日,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微博]西十二教学楼考点,2013年国家公务员[微博]考试公共科目笔试开考,冒雨赶考的考生涌进考场。图/IC图片 211月8日上午,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的梁娇娇正在录入数据。图/记者邵骁歆

李小舟(化名)忙得焦头烂额。现在正是这个北京某大学研究生准备毕业论文和实习扫尾的时候,同时还要找工作。原本她打算找家公司留在北京工作,几次折腾下来发现,要获得北京户籍,通过参加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公务员[微博]招考(又称国家公务员考试,下称“国考”)当上公务员,或者被大型国有企业录用才能如愿。

公务员职业被一些人称为“围城”。但在当下,想进去的人更多。

李小舟只是全国上百万参加明年国考的年轻人之一。国家公务员局发布的数据显示,面对2013年国考的12901个招录职位和20839个招录名额,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52万。截至24日18时,共有138.3万人通过资格审查,还有14.3万人正由招录机关进行资格审查。26日18时前将结束资格审查工作。

2013年度国考,全国共有111.7万考生应考,有些职位考录比接近万里挑一。

而去年最终通过国考资格审查的报名人数为133万人。对比来看,今年“合格”的报名人数已超过去年。

越来越多人想挤入围城,是兴趣的转移,还是梦想的麻木?“城内”生活究竟如何?

最抢手岗位:

专家认为,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公务员,年轻人有必要重新认识这份工作,避免在盲从中迷失自我。本版撰文/记者王城长

放宽条件吸引大量考生

11月25日,湖南有5万多人涌入“国考”考场,人数创历史新高。

统计显示,在此次国考报名中,有109个招录职位的报名比例超过1000:1,其中国家统计局重庆调查总队(下称“重庆调查总队”)招录的两个职位最“抢手”。

这次国考,湖南竞争最激烈的职位是国家统计局湖南调查总队芷江调查队科员,考录比达985∶1。

这两个职位分别为重庆调查总队合川调查队业务科室科员,和南川调查队业务科室科员,各招2人。截至24日20时,两个职位的报名比例分别为9567:1和9519:1,创下了近万人争夺一个职位的纪录。

“考统计部门的人多,稳定是一方面,另外,人们认为这个部门不是权势部门,相对公平一点。”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常务副队长张殷海称。

重庆调查总队昨日书面回复《第一财经日报》称,调查总队成立以来,根据工作需要和人员编制情况,每年都有区县调查队在招录工作人员。过去的招录中,个别岗位由于条件限制,报考人数少,一些岗位还存在招录后不到岗的现象。此次合川、南川调查队为了广纳人才,对两个职位放宽了条件限制,因此吸引了大量考生。

“国调队员”如此受宠,其幸福指数如何?

重庆调查总队人事处贺处长还对中国之声表示:“我们根本没有想到,南川调查队是我们刚成立的一个调查队,合川调查队往年限了专业,招人的情况不理想,所以今年他们打破专业限制,多筛选一下,让更多优秀的人进来。”

2007年考入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的梁娇娇,给自己过去5年的职业生涯打了90分。

近万人竞争一个职位,竞争的激烈可想而知,至于招录过程中如何选拔,重庆调查总队的书面回复称:“重庆调查总队及其区县调查队为国家统计局在地方的、参照公务员管理的直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招录过程严格按照公务员法及公务员招录有关规定执行。”

“不清闲”,也“不流油”

该队还称,今后还将根据工作需要和单位人员编制情况,在报国家统计局审核后,经国家公务员局批准,公开招录工作人员。

回想2007年7月第一次看到市政府办公楼上挂着的国徽,梁娇娇说自己有一种心灵被震撼的感觉。

冷热背后的考量

一晃5年多。

事实上,国家统计局重庆调查总队的这两个职位,在报名第一天并未受到太多关注,甚至未进入“抢手度”的前十,是从报名第二天起才后来居上,拔得头筹和次席。

11月8日一早,与潇湘晨报记者见面的前一刻,她还在忙着录数据。

“每年‘最热’职位的出现都有比较强的偶然性,往往未必是一般意义上的热门部门或热门职位。”中公教育[微博]首席研究与辅导专家李永新对本报记者表示,热门职位的特点往往是条件非常宽松。

国调职位真的那么火?她一下子也讲不透这个职位火爆的理由。

首先,这些职位往往在学历、专业、基层工作经历等硬性指标上不做过细的要求,扩大了可以报考的人群,另外也大多没有其他附加条件或增设考试。因此,其中各方面条件相对较好的职位,会吸引很多考生角逐。

想了片刻,她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中公教育分析说,重庆调查总队的这两个职位同样具备以上特点,相比之下,抢手度居第三的“铁道部政策法规司政策研究处综合管理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因要求两年基层工作经历,一下子就“秒杀”了大量应届生。

“首先,我们单位是直属的派出机构;其次,统计调查工作在改革,需要招的人多一点;再就是大家报考公务员的普遍想法——待遇好、清闲、稳定。”

李永新表示:“未来的最热职位,依然会具有条件较为宽松这一特点,也会呈现出更多元的态势——考生在选择的时候,不会都盲目扎堆报考,而是会更多地从自身条件出发,选择能够报考也合适的职位。”

一杯茶,一张报纸,一把椅子,这是传说中的公务员工作素描。

与往年不同的是,一些看似“不错”的单位今年却爆了冷门。据中公教育统计,目前无人报考的职位有146个,其中44个来自国税部门,36个来自气象部门。

果真如此吗?记者眼前,梁娇娇办公桌上堆的不是报纸,而是统计报表。“就算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也绝对没有时间去做其他事情。”她说,这些年忙下来,自己右肩都出现了问题。

河北省气象局办公室主任赵黎明告诉本报记者,就气象部门而言,“冷”有三个原因,首先是专业要求比较高,其次是国内有气象专业的学校本就不多,最后是有些职位还是很辛苦的。

她的工资条又反映出这个职位“不流油”:

“竞争比”已开始下降

2007年入职时,她基本工资685元/月,加上津贴、补贴,扣掉住房公积金等费用,一个月到手的钱只有1600-1700元。

相关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国考是2006年开始热起来的,2009年尤其是2010年达到了高峰。

现在,她每月到手的钱也只有3000元左右,“每个月交完房贷,除了正常吃饭等消费,几乎没有余钱。”

中公教育的数据显示,2010年是“国考热”的顶峰,按照总报名人数与招录人数之比计算,竞争比为93:1。此外,国考报名人数与实际考试人数相差很多,每年都有约1/3的考生弃考。以2012年为例,合格的报名总人数为133万,而实际考试人数仅为96万,最后的实际竞争比约为53:1。而此次国考目前的竞争比在66:1,剔除届时的弃考人数后,竞争比还将降低。

作为一名80后,她说,自己很少逛街,多数情况是网上淘,“受经济限制,我淘的衣服价格一般在300元以内。”

虽然每年都有部分考生弃考,但2010年以后,弃考人数在逐渐降低。尤其是今年,由于报名伊始就因为职位描述得细致到位,所以报考的考生往往考试意愿较为强烈,弃考可能性较小。

她的丈夫说,以妻子现在的工作量,去企业的话,收入远不止这个数。

中公教育表示,未来几年国考的竞争比将稳定在40:1~50:1之间。

今年国庆期间,梁娇娇和同学搞了一个5年聚会。她说:“现在一个做钢贸的同学已经1万多元一月了。”

降热:生产要素市场化是关键

“考公务员只是一个选择而已”

原本并没打算考公务员的李小舟,此次报考的是中国证监会。她所报考岗位的报名比例为275:1,竞争相对不算激烈。这个岗位前置条件较多,必须是研究生学历、法律专业、计算机2级、英语六级、通过司法考试,“还要是党员。”李小舟庆幸自己符合全部报考条件。

梁娇娇认为,她能够与“国调队”的公务员职位结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心态放松。

“现在工作真难找,要拿到北京户口更是难上加难。在北京生活就得有北京户口,否则就没法买房买车。”小舟说,“只有进入政府部门或大型国企才有可能获得北京户籍,大型外企还得排队,一排就是七八年,甚至10年以上。”

“考公务员只是我的一个选择而已。”梁娇娇认为,相对沉稳一点的人比较适合做公务员,“我个性活泼,而且我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

李小舟所在大学的很多合同制行政人员因为户籍无法迁入北京,已经深感生活不便。老家在西北的张老师感叹说:“办出境手续还要千里迢迢回到原籍办理,真不方便。”

梁娇娇1984年出生,长沙本地人,独生女,毕业于湖南商学院[微博]。

10年前,张老师被这所大学录用为行政人员,但一直未能获得北京户籍,她的女儿马上要上小学了,她得托人为女儿找一所中意的学校。由于没有北京户籍,而北京的异地高考[微博]政策目前尚未公布,因此女儿将来可能得回老家上中学。

2006年上半年,梁娇娇和其他同学一样,满城找工作。下半年的一天,母亲建议她参加国考,“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可能更适合女孩子。”

李小舟说,作为“90后”,她不想重蹈张老师的覆辙,而她班上一半同学都在准备考公务员。

骨子里,梁娇娇对母亲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人生的十字路口,母亲的意见分量很重。

每天4小时的应考备战让她心力交瘁,更让她委屈的是,很多国企都不太乐意招女生。尽管自己拿了学校的很多奖学金,但李小舟觉得,自己与男同学的竞争地位并不平等,“我感觉到女生被严重歧视,很多进国企的女生是关系户。”

“我当时答应了,开始认真准备,但当时心里没底。”梁娇娇不想冷落母亲的好意。

越来越多的人从市场回流到政府部门,而不再像以前那样崇尚下海创造财富。政府作为众多资源的掌握者,正在对人才产生强大的吸附力。长期关注资源商品化的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总裁蔡敏勇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中国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已经实现了70%~80%的商品化,但生产要素(土地、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的商品化只有20%,商品化程度远远不够,还需要继续加大改革力度,“生产要素没有完成商品化变革,只有资源得到了充分的市场化配置,才能激发先进生产力,人才也是这样。一定要形成好的职业经理人市场,有‘从奴隶到将军’的人才成长渠道,有良好的外部环境,就会出企业家,就会达到资源的有效配置。”

于是,2006年下半年,梁娇娇又多了一项任务。她一边参加招聘会,一边备考,只要有时间,就去学校自习室看公务员考试的书。

而教育部研究生司司长郭新立告诉本报记者,教育部门正在着手改革学生培养方式,大学将更着力于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

2006年10月14日,国考开始报名。对于梁娇娇来说,“工作地点是长沙”这项要求十分明确。

最开始,梁娇娇瞄准了国家气象局“专业不限”的一个职位,“母亲说太远,就放弃了。”转而千挑万选,深思熟虑,选中了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的一个职位,梁娇娇解释,“这个职位是国家直属的,应届毕业生可以考,而且它要求经济类及相关的专业,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门槛不太高。”

2006年11月份国考开考。2007年国家公务员招录人数12724人,参考人数53.5万人,招录比例约为2.38%。

坚持带来了收获,2007年2月底,梁娇娇接到了公务员面试通知。

“太高兴了!”当时,梁娇娇已经供职于一家肯德基门店,很快,她决定离职,拿了一个半月的工资,一共不到2000元。

梁娇娇的母亲也很高兴。梁娇娇在肯德基上班期间,离家很远,有时加班至第二天凌晨1点半钟,自己一个人骑着小摩托回家,“我母亲非常不放心这个事情,她希望我工作的状态是‘朝九晚五’。”

从科员到“副科级”,用了4年多

统计工作,并不像外界传开的那样轻松。

QQ签名已经成为梁娇娇的心情“晴雨表”。“任务重”“累”“身心疲惫”“学习”成为她近一年来QQ签名的关键词。

梁娇娇承认,“刚开始的时候,工作上的小疲惫都会在QQ签名上体现,但现在比以前成熟多了。”

2007年7月,梁娇娇以科员身份正式入职工业调查处。之后的一段时间,她扮演打杂的角色,工作的主要内容是学习业务、打电话、发会议通知等。

同年10月,梁娇娇开始跟着前辈做报表了。没想到,做报表工作更加劳心劳力。

梁娇娇对数据十分敏感,“统计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自己的一个错失,数据看错一个零或多写一个零,就会造成一个城市数据的错误。”

当下,CPI、房价指数、城镇居民年均收入等数据接连浮出水面,其实这些数据的出炉并不简单。

“一般出一个数据要进行6道程序后,再上报到省队,省里再经过审核,如果有疑问,再进行反馈,核实无误后,再上报国家。”梁娇娇说。

2008年3月,梁娇娇调入产业调查处。

2011年12月,她通过公开竞岗,升为产业调查处副处长(副科级),现在还在试用期。

在统计部门工作5年后,梁娇娇总纠结于一个难以扯清的矛盾:“一方面,有人对我们的数据持怀疑态度,另一方面,受访者有时配合程度不高,存在瞒报、虚报的情况——比如去采集收入数据,有些受访者会有所保留,比如一个月一万元,只愿意填8000元。”

更糟糕的是,下基层调查“遇阻”。“有的受访者不开门,有的开了门,看了问卷不填,甚至还有极个别不理解这个工作,还骂人,”梁娇娇说,“有时可能收入更高、家庭条件更好的,更加不愿意接受调查。”

如果一部分受访者提供的数据不真实,意味着这一组调查的总数据就有了水分。

为扫除调查队员的心理障碍,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每次组织团队下去做专项调查前,会开专门的动员会——在做调查时,必须把心态摆正,平淡看待每一次调查,敲开每一扇门,必须是笑脸相对。

不准收礼,不准吃饭,不准拿红包

梁娇娇近段时间很忙,主要是为明年1月份正式开始的小微企业监测调查做筹备。

一般来说,她所在的产业调查处主要工作内容有:下企业做调查,录入数据情况;深入企业核实相关数据;做专项调查、出分析课题,透过数据挖掘更多的信息量。

下基层调研是常有的事。梁娇娇说,最近一次下基层是在10月13日,她和同事做了一个长沙市乡镇(街道)社会管理状况测评调查。

梁娇娇记得,那天是周六,阴天,她早上5点40起床,6点15分出门到市政府前面集合,6点30发车,“可能是起来太早吧,有的同事在打瞌睡,还有几个在聊天,我则祈祷着不要下雨,要不然会影响调查进度。”

梁娇娇和同事到达调查点——望城区乔口镇时,已是9点左右。简单吃过面包后,她拿出事先准备的地图和资料,了解当地的户数等情况后,再根据等距抽样方法抽了60户,然后按图索骥,拿着一叠设计好的问卷一户一户地问,“我的能力很小,但是我一定把搜集到的情况反映上去。”

“通过抽样方法抽到您作为我们的调查对象,辛苦你几分钟的时间,帮我填写一份问卷。”开场白基本一样,平均每份问卷要5-10分钟。

中午12点左右,乔口镇街巷里炊烟四起,阵阵饭菜香扑鼻。梁娇娇进入六十岁左右的李娭毑家。

“李娭毑听说是调查队过来搞调查,拉我进了里屋,泡了芝麻豆子茶,当时我是比较想快一点完成工作,就没来得及喝茶。”

梁娇娇说,当时李娭毑有些不高兴了,“妹子,我这杯子都是洗干净的呢,千万不要介意脏,茶放心喝。”

“我当时感到了一股久违的暖流。”梁娇娇回忆。

李娭毑视力不太好,梁娇娇拿着问卷一边问,一边帮她勾选,“调查完了后,李娭毑还留我吃午饭。”

梁娇娇说,她婉言拒绝了,根据纪律要求,调查人员不能接受当地任何“吃请”——即所谓的“四不准”:不准收礼,不准吃饭,不准拿红包、不准透露调查的路线和信息等。

最后,李娭毑硬是塞了两个新鲜的橘子给她,希望她把问卷调查上反映的具体情况向上级部门反映,帮助解决。

下午2点30分左右,梁娇娇完成乔口镇60户调查,接着转战廖家坪镇。

下午5点15分,调查任务完成,梁娇娇坐乡镇中巴回到汽车西站。回到家里,她对所有的调查表进行编码以及审核问卷,“晚上7点开始做,一直做到8点半左右”。

调查时,梁娇娇去过城区,也去过农村,“有种感觉,农村人更好打交道,在城区,现在又是铁门,一楼又有那种闸门、物业,好几道关卡,就算千辛万苦到了住户家里,大家防备心很重,有些冷漠。”

能够得到受访者的理解、配合,反映真实的情况,梁娇娇说,这是她作为国调人员最欣慰的事。

“工作工作做不好,家里家里搞不好”

2011年9月3日晚7:33,梁娇娇的QQ签名变成了:“辛苦加班后得到的是一句:工作工作做不好,家里家里搞不好。”

这天距离她结婚不到一个月。

“这是我那段时间对自己的总结与反省。”梁娇娇说。

梁娇娇说,“老公对我的工作很少抱怨,只是偶尔有点反感的是我经常在家里加班。”

她和丈夫说好的蜜月旅行至今还没成行。按照规定,她可以享受婚假15天,打算去云南,结果婚假只休了一周,就临时被一个电话安排到烟台开会去了。

这一次,梁娇娇的丈夫有点小抱怨,“好不容易调出一周的假期,又泡汤了。”

不仅是婚假,梁娇娇进入国调队这5年多,只有头两年休了年假,“很多同事都因为经常加班,甚至放弃每年的年休假。”

梁娇娇说,她在家的时间,除了加班,还有学习,“总要保持点状态,却总感觉很难。”

因为,和一般公务员综合性工作不同,梁娇娇的统计工作相对专业,“由于专业不太对口,大学学的内容只有30%左右可用上。”

专业学习也成了她的习惯性动作——学习的专业的书籍有《应用STATA做统计分析》《经济学原理》、《统计业务知识》。此外,由于平时工作绷紧了神经,她家里的书房专用书桌上,除了专业书,还摆了近期看的小说、散文之类的书籍,比如,《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我的不完美》。

“主要是调节心情,打发时间。”最近很忙,梁娇娇说,她又有一段时间没翻看了。

虽然有不如意之处,但梁娇娇给目前的职位状态打了90分。

“虽然不是如鱼得水,但现在各方面环境非常好,上级领导对青年人工作关爱有加,另外,我们都是要深入一线的队伍,很有活力。”

“希望队里能够引进更多像梁娇娇这样的员工。”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目前国家统计局长沙调查队在编的有30余人,80后有14位,目前升为副科级的80后有5位,正科级暂时还没有。

[另一面]

“现状?也就是个及格”

张渠磊,男,湖南人,80后,曾供职广西某法院,现供职于湖南某法院。与梁娇娇给自己的公务员生涯打90分不同,他对自己的现状只打了60分。谈起当初考公务员的原因,他说得很坦白,“啥梦想,不就是以为工作稳定,福利待遇好。”现在,他感受到了落差。

潇湘晨报:在公务员这个“围城”里,你有什么感受?

张渠磊:没进来的想进来,进来了后发现比期待的要差很多。

潇湘晨报:哪些方面让你失望?张渠磊:福利待遇不好,法院工作又累,压力也大,内容都是根据案件的流程来的,记录、写文书、归档、装订案卷等,经常加班,没有加班工资。

潇湘晨报:具体待遇有哪些?

张渠磊:包括基本工资和岗位津贴、住房公积金和医保,基本工资就几百块。在广西的时候,开始一年,每月到手才2500元。其他的福利就是一张面值1000元的洗衣卡和一张面值500元的书卡。没有年终奖,也没有节假费用,吃饭也是自己花钱。

潇湘晨报:你觉得为什么这么多人考公务员?

张渠磊:大家总认为公务员工作稳定、有集资房、养老有退休金,甚至很多人以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其实现在这个时代没几个敢乱拿的,现在微博、网络这么发达,风险很大,而且各方面都比以前规范了。

潇湘晨报:当初你是抱着什么梦想入行的?

张渠磊:啥梦想,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呀,觉得做法官相对行政部门独立些,工作稳定些,以为福利待遇好。

潇湘晨报:对自己的现状打多少分?张渠磊:也就是个及格,60分吧,反正不满意。

潇湘晨报:对于你的未来呢?

张渠磊:像我这种没钱没关系的,升迁其实没什么希望,大部分人还是做一辈子的普通公务员,熬到退休。

潇湘晨报:如果可以重来,你会如何选择?

张渠磊:早知这样,我当初也不考公务员了,现在年纪大了,需要先稳定下把家成了,要不然我真去一个比较好的企业,同时挂个律师事务所。(文中张渠磊为化名)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公务员。年轻人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应有清晰的规划,对自己以及家庭最希望得到什么有一个判断,对公务员职位本身的情况以及将来的发展、收入等情况有正确的认识。随着社会的进步,公务员会越来越走向以奉献、责任为主,正常收入以外的收入空间会越来越小。——中国人民大学[微博]教授、中国管理科学学会人力资源管理分会会长林新奇

(原标题:国考最热职位的幸福指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