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一名年轻公务员[微博]体验公款吃喝变化——

□涂启智

报销难了应酬少了

“现在吃一顿400块钱的饭,要10个人签字才能报销。”李明(化名)是海南省东方市的基层公务员[微博],在他看来,这种做法让公款吃喝大为减少,“谁都不愿意为了一顿饭,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发票上待查。”(5月3日《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任明超

“报销难、应酬少”,这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假如将公务员以前吃饭基本不用掏钱的情形称为
“吃公家的饭”,那么现在吃饭自掏腰包当属“吃自己的饭”。公务员不但要多“吃自己的饭”,还要习惯于“吃自己的饭”。

“现在吃一顿400块钱的饭,要10个人签字才能报销。”李明(化名)是海南省东方市的基层公务员,在他看来,这种做法让公款吃喝大为减少,“谁都不愿意为了一顿饭,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发票上待查。”

普通工人、农民兄弟、教师等社会人士,一日三餐都是
“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好像难有不掏钱就能吃饭的事儿,就算偶而去亲朋好友家蹭顿饭吃或者去外面吃请,多半都是要礼尚往来的,他们从来没有表示惊讶或者发牢骚。公务员群体应以淡定平和心态看现在吃饭“报销难、应酬少”形势,因为逐步削减直至消除公务员吃饭不用自己掏钱的灰色福利,这实际上也是反腐倡廉的题中之义。

李明此前曾在该市一家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单位当过办公室主任。“以前朋友来了,我不用请示领导就可以直接带他们到定点餐馆去签字挂账消费,吃几顿饭就当成一顿来报销。”单位仅有5名正式员工和1名工勤人员,作为单位的办公室主任,由于是职能作用不明显的单位,平时李明的工作很轻松,“挂账吃喝还是没问题的,经费够,花不完的话,到年底还得被通报批评,说你这单位不会工作。”

掌握权力者以权谋私的空间日益萎缩,一方面迫使进入公务员队伍的人初心更为纯洁,“情为民所系”才有望兑现为实实在在的行动,进而成为“新常态”;另一方面,民众公平享受社会改革发展的成果才有望落地生根。

后来,李明调到市政府一家单位,应酬更多。“有的单位请吃喝也不一定就是为了办事,而是打探人事变动、项目审批等相关消息。”他说,尤其是在这个“礼尚往来”氛围特别浓的县级市,以前几乎每天都有应酬,酒局不断,影响上班,身体也喝坏了。

“那时基本上一天要赶两三场,中午一场,晚饭一场,宵夜还有一场。”李明说,当时大家对此感到很正常,单位之间你请我、我请你,呼朋唤友,应酬不断,能够联络感情、拉近距离,当然费用都是单位出。为此,还有几个单位的负责人因为顶风作案,严重违反“八项规定”而被纪委立案查处。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就很冷清了,就算有应酬,吃喝的标准也大大降低。”李明说,尤其是今年,他在市里还没有接到吃请邀约,“我也向相关单位、部门打听过,大家都一样,今年的吃喝应酬比往年大大压缩,以前每瓶200元以下的白酒都不喝的人,现在也开始喝廉价酒了;以前非大酒店[-2.25%]不去的人,也逐渐吃起路边大排档了。”

这样的变化缘于东方市的新规定:科级干部的工作误餐补助是每人每天40元,如果一天10个人误餐,也仅能吃一顿400元的饭,而且必须要10个人签字证明。如此一来,有些干部不想在报销的发票上留名,也就干脆不吃了。而在公务接待方面,市里明确要求报销前必须先填写公务接待单、提供接待的文件依据,报销时要在接待单上留下被接待方的姓名、单位、级别、手机号码,以备日后检查,一些假借接待名义大吃大喝的现象基本杜绝。

“如今,没有了觥筹交错的虚情客套,没有了‘以酒会友’的荒唐理由,应酬时间明显减少,上班秩序正常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李明说。

原标题:海南公务员体验公款吃喝变化:报销难了应酬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