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辅导员:“90后”都很“闪”9月的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是一个敞开怀抱迎接新人的地方。“××学院欢迎大一新生的到来”、“学生会纳新火热进行中”……随处可见的红色条幅,提醒着来来往往的老师和学生,这个大家族又来了新成员。按照年龄推算,今年的大一新生,大多出生于1989年下半年和1990年上半年,这也意味着,高校迎来了首批“90后”大学生。今年的大一新生因为被贴上了“90后”的标签,也就更成了人们不得不提的话题。阙爱金是今年浙江大学外语学院的研一新生,1986年出生的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外语学院“90后”大一新生的辅导员。“因为外语学院实行自主招生,这些新生今年2月中旬就已经来到浙大上预科班,我已经和他们一起相处了半年,我觉得‘90后’只能代表他们的年龄,而不是这个群体的特征。”阙爱金说。本科一毕业就担任辅导员的现象在高校并不少见,但当时在接到任务时,面对这批“90后”的孩子,阙爱金心里也直打鼓。半年的接触下来,她喜欢用一个“闪”字来形容这些“90后”的学弟学妹,这也是整个采访中,她在形容这些学生时,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字。“说他们很‘闪’,是想说他们都是一批个性张扬的孩子,和我们当时的老实听话相比,他们更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盲目服从。”阙老师说。平时有个性,关键时刻能团结辅导员阙爱金告诉记者,现在的大一新生一进校门就规划好了4年甚至更远的目标,很多人中午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如果不“预约”,估计很难在午休时间在寝室里逮到人。记者后来和外语学院的4位新生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他们的确很个性:喜欢和辅导员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甚至互称大姐;喜欢在表达时动不动插进英文单词和肢体语言;喜欢井井有条却对形式主义的束缚极度反感……这些不是他们带给记者的唯一印象,但却是最深刻的,用他们辅导员的话,就是他们都很“闪”。浙江大学0801班的徐博峰给记者举了个小例子:军训时他们寝室的内务整理是比较差的,因为他们寝室都对评分的标准有意见。“书、衣物,甚至褥子都不能放在看得见的地方,必须藏起来塞起来,感觉挺不人性化的,所以我们寝室只是把东西收拾得很整齐,却没有按照那些条条框框来执行。”徐博峰说,“现在开学了,我们又在商量,是不是该给寝室来个改头换面,铺个地板或者地毯,辟出个小角落来设个小吧台,大家周末在一起喝喝饮料聊聊天。”对于军训时的内务整理,阙爱金忍不住插上话,“感觉我们以前老实多了,最多也是私下里讨论一下规定合理与否,但不会像他们这样拒不执行。”虽然对军训的内务整理他们很个性地排斥了,但徐博峰很自豪地告诉记者,由于团结合作,外语学院今年卫冕了整个浙大军训师的合唱冠军。“从组织报名、挑选人员、搞定曲谱声部一直到后期的排练,都是我们自己独立一手操作的。尽管白天站了一天的军姿、踢了一天的正步,但是晚上3个小时的排练时间依然没有人缺席。当我们得了第一名的那一刻,最大的感受就是虽然平时大家都很有个性,也很有自己的想法,但真正有事情需要齐心协力时,我们是能够拧成一股绳的。”徐博峰很严肃地说道。被贴上“90后”标签很无奈在浙江大学校园里,记者随机找了一些大一新生。面对“90后”首批大学生这个话题,大家似乎都觉得并不新鲜。“我还没来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在网上看到铺天盖地的关于‘90后’大学生的讨论,但是很多观点都是以偏概全。大家对‘90后’的印象喜欢在‘80后’的基础上继续往负面延伸,不外乎自理能力差、消费观念超前等等。我觉得如果非要把我们这些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都归成一个类别,特别是被贴上带有负面色彩的标签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生命科学院的小高显然对这样的刻板标签有些无法认同。至于一直以来被人质疑的自理能力,很多“90后”新生对此都报以一笑:“我们其实很独立!”在记者随机询问的15个新生中,其中有11人从高中就开始了住校生活,大学里的独立生活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电气学院的新生张轶告诉记者,他们班里同学在军训的时候不但能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好,遇到有同学中暑晕倒,还有很多人懂得如何救助的小知识。记者手记采访这些“90后”大学生,更多地像是和朋友聊天,非常愉快。他们的确是空前幸福的一代,很多人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他们的确听ipod,玩psp,写“火星文”,但爱玩的天性没有磨灭他们的奋斗意志,自己未来的规划他们比谁都在意;他们的确在一言一行中彰显了个性,但在他们看来谁都有个性;他们拒绝“90后”的标签,因为这个标签在他们看来,并没有能代表他们这个群体的内涵和特征。(冯潇颖)2008年09月04日

虽然出了三伏,杭州的高温天却没有一点退却的意思,“高温军训”便成了不少新生家长最操心的事。昨天,浙江大学和杭州第十四中学同时启动新生军训,分别开始了为期半个月和5天的军训生活。杭州二中新生今晚入营,但也有杭高、学军、杭四中等推迟到9月开学后进行军训。军训是为了学习收心还是强身健体?这样的吃苦教育值不值得?家庭会议三代人商量托关系开病假条昨天,在杭州某论坛上,就有网友发帖,描述了全家因为孩子军训引发的一场战争。原因就是爷爷奶奶知道孙子下周要去学校参加军训,开始心疼,甚至翻出了前几年的报道:军训哪个孩子昏倒了,哪个孩子脚磨破了等等的事情说给孩子父母听,希望孙子不要去参加军训,他们认为高温军训不合理,不仅锻炼不了什么,还要热坏身体。两老甚至还托关系,到医院开出了病假条,而孩子的父母却坚持让孩子参加这场集体性的锻炼。“家长心疼的心情当然可以理解。”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强告诉记者,学校将5000多名新生的军训安排在这一时间,可不是为了用高温酷暑“考验”学生,而想对新生进行一次特别的入学教育。“考上大学后,不少学生彻夜狂欢,不仅身体状态不好,精神状态也没有进入到大学学习生活的氛围中,这样的学生肯定适应不了今后的大学学习,所以我们安排新生在开学前军训就是要培养他们的责任感、忧患意识,调整好身心状态,这对学生今后在学习生活各个方面都是好的。希望大家在军训结束后,再到浙大来看看,一定会发现这些新生身上的改变。”浙大军训前体检60多名带病新生可以参加“半训”针对部分家长和学生对于高温酷暑的担忧,郑强笑着说,现在的学生太娇嫩,必要的锻炼肯定是有好处的,当然学校也保证,这是次安全、健康的军训,请家长们不要担心。记者从浙江大学医务室了解到,学校已经在新生军训前,对大一新生进行了全面体检筛查。医务室负责人杨仁志告诉记者:“5000多名大一新生中,有60余名学生被检查出不适合军训。这些学生是因为高血压、心律失常、肾病、肝功能不好、关节问题以及皮炎等原因,所以不适合长时间的户外训练。”根据学校安排,这部分学生可以参加“半训”,做一些简单的行政、宣传工作。杨仁志还表示,大型拉练期间,校医院救护车都会随时待命,学校已经成立了军训期间的卫生所,增加防暑药物的储备,并对食品卫生进行检查。“军训的条件还是相对宽松的。我们不希望学生硬撑着身体军训,要量力而行。如果身体不适,可以向教官和辅导员请假,先到阴凉处休息。”浙江大学学工部部长金海燕告诉记者,为确保军训期间的健康安全,学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一是错时军训,错开最热的时间段,早上10点以后,一般不安排户外训练,改为军事知识学习,尽量不在11点到下午三点半安排户外操练;二是学校组织了军训师干部对校园军训环境进行考察,军训点一般都设在树荫处或是学校建筑物间的过道,避免太阳直射;三是遇到雷雨天,户外训练将暂停。此外,今年浙大提前给新生的寝室都安装了空调,确保学生晚上休息好。(2010-08-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