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教育公平,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有平等机会,才能缩小城乡差距,促进社会公平

有人说,照顾农村学子上重点大学不符合高考录取的基本原则,是制造新的不公平。也有人说,降那么多分录取的农村学子,即便进入名校,恐怕也难跟高分考生一样成才。

高考[微博]临近,堂兄家的女儿突然决定放弃高考,这让堂兄急得坐卧不安,一天几个电话找人劝侄女。侄女的反应倒很平静:“上四年大学,一年得花两万多,到头来工作还是不好找,不如现在出去打工。”侄女说,在她就读的乡镇高中,升学率低,上好大学难,弃考的同学屡见不鲜,“除非你考上一线名校,否则念书的路也不平坦。”

持此观点的人不妨来看这样一个事实:2000年以来,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比例已经上升至新生人数的60%,但是上985和211重点大学的比例不升反降,以北大为例,2000-2010年间农村新生仅10%,到2013年依靠国家贫困地区每年30000重点大学照顾名额,北大农村新生比例升至14.2%。而80-90年代这一比例是30%。

读书改变命运,这是我们从小认定的道理,然而在侄女这代人眼中,这条路越来越难。过去10多年间,我国高等教育规模不断增大,但农村生源在重点大学所占比例却逐年下降。北大的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降至一成,清华[微博]2010级农村生源,也仅占17%。不少农村学子放弃高考,其他的向上通道越来越窄。

这样的结果对农村学子才是真正的不公平。名校农村学子比例降低有各种原因,根本在于城乡教育资源的失衡。大城市的孩子动辄花上万块钱找家教、上辅导班,农村学生为学费发愁的还大有人在;大城市的孩子动辄去国外游学长见识,农村学子有多少每天还披星戴月在上学路上奔波;大城市的孩子有留学、自主招生、艺考多种选择,农村学子有多少还在苦恼要不要放弃高考……。

农村孩子不愿跃“龙门”,症结在于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竞争不公平。农村孩子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这些年,教育投入越来越给力,但教育嫌贫爱富的现象依然存在,越是大城市,越是名校投入越多,动辄花上亿元建设超级中学,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到少数学校。而一些农村学校,却成了被忽略的大多数,不少孩子仍在危房里上课,农村孩子入学率、升学率和受教育程度远低于城市。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再加上一些招生制度的影响,农村孩子难跟城里孩子比拼,失去了上更好大学的机会。

从结果反推程序,按照原来的规则录取,看似程序公平,实在是固化了城乡教育不均衡造成的不公平。有关专家分析,农村人口城镇化的速度远远低于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衰减的速度,在均衡教育资源难以立竿见影的情况下,教育部引导、名校纷纷出招向农村考生倾斜,看似照顾,实际是对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的一种补偿。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底线,农村孩子弃考传递出一个信号:底层上升通道受阻,社会阶层固化趋势加剧,贫穷将会代际传递,一代穷世代穷。推进城镇化重点是人口城镇化,阶层固化阻碍了农民变市民,将给经济社会转型带来冲突和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讲,促进教育公平,让每一个孩子享有平等机会,才能缩小城乡差距、促进社会公平。

通过政策倾斜让更多农村学子有机会进入名校,他们的竞争力未必比举全家之力培养出的城市孩子差。实际上,农村学子可能更吃苦耐劳,更积极进取,更了解乡土中国,在人生的长跑中,可能跑得更远。

城乡教育不均衡,是城乡二元结构的产物,解决好这一问题,必须破除制度篱笆。首先要打破教育城乡分割格局,推进教师资源配置的均衡化,城乡学校资源均衡化;加大农村基础教育的投入,让教育资源从“高地”流向“洼地”,缩小教育的地区差距;加大帮困力度,解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学难问题,保障弱势群体学生的受教育权利。

城乡教育资源不平等一直存在,但随着社会发展,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教育资源越来越向城市集中,向名校集中。而高考制度改革,自主招生、校长推荐、特长招生等招考方式,也让农村学生更加处于劣势。从这个角度看,仅仅通过名校招生倾斜来补偿教育失衡还远远不够。解决名校农村学子比例过低的问题,根本还在于均衡地区教育资源、城乡教育资源,果有那一天,也就不必再有专门为农村学子打造的“筑梦工程”、“腾飞计划”了

令人欣慰的是,促进教育公平的各项改革正在推进:从去年多地出台的异地高考政策,到扶贫定向招生,再到今年在高考前夕,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提高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学生比例。这些举措让人们看到中央“加强农村教育”的决心。

补齐农村教育“短板”,非一日之功。只要多走一小步,就能让农村学子重燃希望,社会就能前进一大步。(赵永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